我們的對話

老師的話 | 學長們的畢業感言 | 回實驗室首頁 | 回老師首頁
老師的話:2000/1/22

 

    週末的早上,在辦公室,我有著寧靜平和的心,窗外有著鮮明的綠與藍,在陽光下,陪我。昆明湖中兩隻小水鴨依然悠游,不見另兩隻白鷺鷥的蹤跡,當然也看不到那群常被我驚嚇的魚:)

    我想在這樣的情境下與你們- 我親愛的學生聊聊天,在看過你們所寫的期末感言之後。

    實驗室像是我的家,幾乎是所有同學的共同感覺,在這堙A有著兄弟姊妹般的情誼,有歡笑與談天,有用心的討論,也有著為著共同的目標的拼命(系運),誠如宜鴻所說的,同學們為了系運的投入,常能引起一種既驕傲又興奮的感覺,輸贏並不是那麼重要,我還記得我們在籃球場上,啦啦隊比球員多,球員拼命了,啦啦隊也拼命了,我們輸了,但那種「我們是一家人」的感覺,卻將常留心底。

    想著你們,有剛開始研究生涯的、有面臨碩士論文完成的壓力的、也有「資深老芋」。每一位同學都佔了我的心裡的一部分,一種共同的期盼則是在這裡學習、成長,不管是生活的或是學業、研究上的。你們都有初來的生澀與不安,但我期盼你們走的時候,行囊充滿,有著信心,有著因珍惜得到而勇於付出的準備,更有著這世界將因我而更好的豪情。

    對一些同學,我曾經「嚴詞告誡」,我也曾經因沒收到教師節卡片而痛罵你們:)其實我擔心這樣傷害了我們師生的感情,我卻也很想讓你們完全瞭解我的感受,就像我不願因為擔心傷害我跟Eva的感情而把我對她的意見放在心中一樣。我深信愛與瞭解能夠撫平短暫的不愉快,而我很高興似乎因著這些「衝突」,我們的心更近了。

    有同學提到一些負面現象,如實驗室環境的維護、資源(冷氣、紙張等)的浪費以及研究熱忱的變淡,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深思的課題。當我們享受在一個舒適的環境中,我們必須同時有著感恩的心,然後珍惜,然後回饋,提供一個更舒適的環境給後來者。你們來自不同的家庭,有著不同的個性習性,如果能夠在這個大家庭中,再一次學習與成長,讓自己更美好,你們將更加不虛此行。

    最後,我要感謝你們,特別是資深的學長、姊們,為我們實驗室爭取了榮譽,分擔了我許多的工作,如審查論文、執行研究計畫以及指導學弟妹們,我要特別在這過年前的時刻裡,祝福你們及家人一切順心如意,明年更好,我也將一直以擁有你們,為你們老師為榮,並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分時光。

1.22.2000

Top

學長們的畢業感言

2007年畢業: GSR | MARS | Computer | Kain

2006 visiting student: 鄭影

2006年畢業: Bruce | Steffi | Pasha | Rily | Ellery | Kuanga | Juliana | Bear

2005年畢業: Greg | Edgar | Linus | Mark | Ridges | Ken2 | CK |

2004年畢業: Morven | Lolita | Tank | Jie | Jenny | Ryan

2003年畢業: Ansel | Bevis | Eddie | Joshua

2002年畢業: Wennew | Peiyi | Cindy | Kevin

2001年畢業: Felix | alien | Guanling | 浩浩 | Andro

2000年畢業: Lobird | ashin | Karlon | Rex

Long-term student: Eva

2000年畢業: Lobird | ashin | Karlon | Rex

Top

 

 

Lobird(羅壽之)學長的畢業感言:


    今年的鳳凰花顯得特別的耀眼,終於我畢業了。從校長的手中拿到證書,喜悅一點點,誠如老師所言,畢業是另一階段的開始。緊接三個月的受訓與為期四年的工作,生活開始複雜了。兩次的出國,見識開發國家的繁華與壯闊的歷史遺跡,原來世界還真大。生活在那種幽雅與充滿藝術的環境中,人際間瑣碎的爭執與追求顯得多麼渺小。重回實驗室,感嘆現在年輕的一輩,責任心與承擔變小,你我職責劃分清楚,固守自己的權力。總覺得比起往年,某種感覺逐漸流失,依賴的心態逐漸變重,研究的熱誠與主動的心則變弱。也許這些對老師而言,我也犯了不少通病。只能說大環境在改變,價值觀重新定位,世代觀點的差距。

    回想這些年研究的生涯,從濛濛不懂、研讀論文、學長姐與老師的指點下,逐漸有自我的見解,回頭看看自己寫的論文,其實不甚滿意,也許這就是我的程度。努力讓我覺得踏實,研讀與討論論文能觸發一些靈感,老師專注的修改與建議則使研究順利進行。感謝老師的辛苦與實驗室提供的豐富資源,今天我的成功,是大家努力的成果。今後出去的一片天,可不能砸了招牌。相逢相處,人生的際遇可說是一種緣分,現在有了離別的心境。其實很喜歡實驗室的環境,大家應該好好珍惜與運用,不管碩士或博士,時間可過得很快。儘管未來還得面對多重的挑戰與承受各種壓力,我會特別記得那溫暖讓我成長的資料庫實驗室與老師您。

壽之

7/6/2000

 

Top

 

ashin(葉孟勳)學長的畢業感言:

 

阿勳的畢業感言

    即將畢業了,也表示就要離開待了六年的清華。心中有不少的感觸…對於清華優秀的師資及同儕、美麗的校園、開放的學風都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美好的回憶;這幾天走在校園的馬路上、小徑間,雖然感覺再熟悉不過了,但總會特別的留意這六年來曾經有過努力、歡笑、瘋狂的地方,想想當時和哪些人正在做什麼、說了什麼話、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我覺得很幸運能夠在這個實驗室中學習如何作研究;從優秀的老師和學長姊到最好的電腦設備、最新的圖書和期刊…這些在在都顯示出我們擁有一個很好的作研究環境。也因為這樣我們實驗室的研究水準才能夠一直提昇,漸漸的在學術界綻放光茫。

    這兩年來,認識了許多很好、很好的人;也看到了同儕及自己的成長過程。先從家燕說起…她是實驗室中公認最認真、最乖、最討人喜歡的,兩年來始終如此。我很配服她可以一直坐在書桌前很久、很久的毅力。至於雅婷呢…雖然從研一開始就因為個性比較敏感的關係,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畢竟還是熬了過來,我相信除了她自己以外…很多人也都蠻替她高興的吧! Karlon算是比較隨性的人吧!有時候動作會比較誇張一些…從研一meeting報告的時候會搞不清楚狀況到現在報告的方式、態度都比較抓到方法了;但是誇大的動作依然是他的招牌J 。而Rex應該算是看起來比較穩重的吧!碰到事情比較不會擔心一些有的沒的;這也許是因為他當過兵的關係吧!倒是最近他變得比較活潑了,因為天天和我們這些年紀小他三歲左右的小伙子在一起…自然而然的思想也跟著年輕了。:P 至於我自己嘛!除了在做學問的方法之外,生活上各方面也都有所改變;例如以前只要是大考的前一天都會很緊張然後睡不好,可是這次在口試的前一晚卻是倒頭就睡,而且是一覺到天亮耶!不知道是因為個性變得比較成穩了,還是變得比較厚臉皮了!J 再過不久,我們就要各奔前程了…希望大家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都能夠很順利、發揮這兩年所學的知識與經驗。

    十分感謝老師這兩年來的指導與照顧,讓我在各方面都有所成長。實驗室豐富的資源、學長()們和學弟()們之間的互動與幫忙以及實驗室有家的感覺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相信學弟妹們在這樣良好的環境下,將來必定也會像我們一樣---滿載而歸。^o^

Top

 

Karlon(吳育瑋)的畢業感言:

 

畢業感言

    前天中午,吃完午飯回來,信步走在校園中時,發現學校的鳳凰樹都已經開花了。正當畢業時節,鳳凰花似乎也開的正是時候。

    回想之前大四的時候,畢業對我來說,並沒有太深刻的感受。這是因為大四的畢業典禮,對我來說,其代表意義只等於由一個學校踏入另一個學校。我,仍是學生,仍然在學校活動著,並仍享有學生的權益;但是這一次的畢業,意義深遠許多。即將成為一個上班族的我,再也不能享有學生獨享的權利了。我,就要畢業了。

    我想,這兩年的研究所生活,是相當值得回味的。學習、及成長,是我這兩年最主要的課題。最主要學到的,大概就是如何做學問吧!從一開始的學著看論文,到學著如何報告論文,到自己想Idea,和老師、學長進行Idea的討論,以及最後的將其付諸文字。在這個過程中,我終於可以體會到平常我們所看的論文是如何的被發表了。一個看似簡單的Idea,其實都是經過一連串的討論、爭議、及修改後,方才發表的。

    在最近所看的一本名為「恐龍紀元」的書中,提到了學者們如何討論出恐龍的生存,以及滅絕。大滅絕之說,在一開始被發表時,在眾多恐龍學者之中被當成了異類;但是,在一連串的討論、及激辯當中,這個原本是異類的說法,現在是眾多恐龍學者所接受,甚至堅信不疑的說法。學問的產生,也許要經過一段很長時間的蘊釀;但是真理是永存的。在這裡,我要特別恭維老師對學問的純粹性所做的堅持。

    畢業論文的完成,我想,我要感謝很多人對我的支持以及鼓舞。感謝老師對我的桀傲不馴所作的容忍,並在我最需要時,適時的給予協助,鼓舞;我還要感謝宜鴻學長,是他給了我很多Idea方面的建議,並修改了我那篇有點「語焉不詳」的初稿;還有林佳漢學長,是他給了我許多鼓勵;還有我的研究所同學。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容我在此不一一贅述。「要感謝的人太多了,那就感謝天吧!」子敏如是說。

    再見了,清華。再見了,親愛的同學們。

Top

 

Rex(陳勇全)的畢業感言:

 

畢業心得

    如果要用文字來形容此刻的心情,恐怕是遠遠超出我的語文表達能力的。心中除了興奮之外,還有著更多的感激。從老師答應收我為學生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和我們實驗室夥伴不解的緣份。首先要感謝老師創造了一個非常良好的學術研究環境。在這樣的環境下,除了實質上完整的學術期刊與各類參考書目外,更重要的是實驗室夥伴無形的討論風氣。不論與學長、學姊、學弟或學妹,只要勇於提出自己的看法,都能在反覆討論之下得到更多的收穫。特別是在Progress Meeting的場合,當提出自己最新的研究進度時,一定能得到學長姊的指正與批評。特別是老師常常會指出我們思考上的盲點,對於修正自己的想法上有著莫大的助益。雖然碩士只需唸兩年即可拿到學位,比起從幼稚園讀到大學的任一時期時間都短。但是這段時間卻是可以真正訓練自己尋找資料以解決問題,尤其是在老師的循循善誘之下大家都能有不錯的研究成果。我想經過這樣的訓練下來,對於以後不管是工作或是進一步的進修都有非常大的幫助。

    在這段求學的時間裡,實驗室的夥伴們每個人都給我或多或少的幫助。特別是吳宜鴻學長,從寫工研院計劃的報告、國科會計劃書、帶大學部學生的專題,一直到論文的題目的確定、想法的推演到論文正式的撰寫,學長都給我莫大的幫助。其他學長姊也都在我需要幫忙的時候給予最即時可靠的幫忙,官陵學姊、羅鳥學長、Alien學長、Edgar學長都曾經在我報告時給予我意見與指正,還有我們實驗是唯一的外國人Kai也曾經在英文自傳幫過我,這是我最衷心感謝的。至於同學,我覺得除了互相討論問題之外,最讓我覺得懷念的是大家在壓力下彼此鼓勵、加油打氣的感覺。尤其看到大家都能順利的畢業,都能有所成長,心中真的覺得很高興。另外不可不提的那一群可愛的學弟妹。雖然說在學業上的幫忙比較少,可是由於大家相處的很好,他們往往是帶給我們快樂與紓解壓力的泉源。

    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能夠遇到一個很關心學生的良師,以及認識這群實驗室的伙伴們。我想這段時間可能是人生旅途中最值得懷念的幾個時期之一。

Top

 

2001年畢業: Felix | alien | Guanling | 浩浩 | Andro

Felix(吳宜鴻)的畢業感言:

 

        掙扎了許久,總算如願以償地畢業了,這段被我戲稱為「八年抗戰」的歷程,將會深刻地烙印在我的記憶中。口試通過那一個夜裡,我興奮地睡不著覺,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在那個當兒,我突然憶起碩一暑假前向老師詢問直攻博士班時的情景。當時,我很猶豫,擔心自己能力不足,也擔心會不會作了錯誤的抉擇,在現實的經濟層面上。老師很清楚地告訴我,讀博士可以帶給我什麼,那就是「能力」與「自信」;而這正是我所缺乏的。此刻,我可以很驕傲地說,「我做到了!」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很平庸的人,但還好我對「勤能補拙」這句哲言深信不疑。儘管這有點老生常談,但要真的去執行,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特別是這一路上充斥著挫折、沮喪、和失望,一再地考驗著我的信仰。好不容易得以通過這些試煉,這一切都要感謝老師,還有實驗室的學長姊、同學、及學弟妹,在我情緒低落時給我鼓勵,在我得意忘形時提醒我要注意;沒有你們,我相信我是達不到現在這個境界的。坦白說,當初碩一找老師時,我完全是聽信同學說的,自己也沒事先調查一下;現在,我覺得很幸運能加入這個團隊,這個全國最強的資料庫研究團隊,不僅是研究上卓越,實驗室的融洽氣氛也非常卓越。

        對於老師,我有說不盡的感激,不單單是學業上的協助,這些年來,老師也引領了我的成長。了解學生是教育的起點,也是最難的部分;這件工作,老師付出了很多,也確實做到了。我從老師身上學到很多好東西,有原則但不固執、有理想但不貪求、有熱情但不濫情;我想,了解學生的老師可能有,但能夠讓學生了解的老師卻不容易,而老師就是少數做到的其中一位。我很慶幸成為老師的學生,也很慶幸能在老師的指導下成為博士;博士這個頭銜帶給我的是一個責任,尤其是老師的學生,這個責任顯然要比別人大得多。我可以理解為何畢業學長有時候會不太敢見到老師,當他們自認為沒有達到老師預期的目標時。

        我一直覺得實驗室的環境比國內任何研究單位好,我們的研究方向是追求卓越,每個題目都很值得好好去做研究;我們的人力、物力資源充沛,氣氛融洽,而且大家都很肯用心;更重要的是,我們擁有一位以身作則的老師。這個環境需要每位成員的共同維護,共同參與。我曾經在某一年的期末報告寫下一段話:「我覺得我們實驗室的每位成員都很可愛,不曉得為什麼,都很能夠認同這個實驗室,那是一種感覺,在談話之間自然而然就會流露的。很少聽到有某人說出來的意見,會讓人覺得很詫異。嗯,我想這種精神很難去描述,可以解釋為一種認知、態度、或責任感吧!」我很希望見到這樣的精神可以傳承下去,不論碩士或博士,都能好好珍惜前輩們好不容易建立的環境,在這之上充分發揮,不要枉自菲薄,也不要夜郎自大。

宜鴻
6/27/2001

Top

 

alien(徐嘉連)的畢業感言:

 


順利的話:)這是我最後一次的期末報告。

執行計畫(The Ultima Project)的過程,面對不一樣的同學,不一樣的溝通方式,有些同學、不會直接地表達意見;有些同學、會自發地解決問題但卻不一定總是跟著計畫的進度;有些同學卻不太自動、稍一不慎就會落後進度。剛開始,我沒能察覺這些差異,讓整個計畫,不甚順利,後來,在老師的提醒,我做了一些調整和溝通,這些讓我學習到不少經驗,我相信他們也在這個計畫中學習了不少。

在這實驗室,我體會最深刻的就是,對學術的專注和堅持。期許我在工研院的未來四年(和以後),也用這樣的態度去學習。

(也許老師知道)我們實驗室在別人眼中,可是很有名氣、很獨特的:)
例如,我在跟工研院、中研院面試的時候,提到老師,對方都知道我們是一個「做研究」的實驗室。有時跟學長閒聊,他也提到老師可是很有名氣的,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堅持,是很不容易的。

點名的事件,讓我體認到無論在什麼位置、做什麼事,要能堅持原則。

最近,不少學生問我要不要唸博士班的事,我總是跟他們說:唸博士班是一件嚴肅的事情,不管為什麼理由要唸,其中的一個理由,是要為了「理想」,這樣才能體會學習的樂趣。

花蓮是個山明水秀的好地方,老師去東華之後,希望能完成老師的理想。
還有,謝謝老師的禮物,那真是個surprise!

    

Top

 

Guanling(李官陵)的畢業感言:

 

        隨著鳳凰花的盛開,我畢業了。這也意味著我將離開待了六年的實驗室,待了十年的學校,結束我的學生生涯。隨著離開日子的接近,心中的不捨日與遽增。從怯生生的大一新鮮人,一直到幾乎變成清大的紀念碑,一路走來點點滴滴的回憶,紀錄的是這十年的青春歲月。


    選擇進入這個實驗室,我想這大概是我做過最好的決定。當初找指導教授時,就被老師所說的"多媒體資料庫"的遠景所吸引著,在Tony學長的帶領下,慢慢的體會到學習的樂趣,雖然碩士與博士畢業的論文都與多媒體無關,但是卻是因為多媒體資料庫這個多采多姿的遠景,讓我與這個實驗室結下了最棒的不解之緣。


        剛加入這個實驗室時,其實有一點點怕老師,因為在meeting時老師總是那麼的一板一眼,可是慢慢的,在實驗室的一些"課外活動"中(運動比賽,郊遊,聚餐…),發覺老師就像一個大孩子,玩起來比我們還瘋還認真,結果老師就變成了我們實驗室的孩子王,帶著我們打球,運動。我還記得以前實驗室的運動週,整個實驗室分兩組比賽,雖然一個星期下來肌肉酸痛的就像剛參加過魔鬼訓練營一般,但大家一起流汗一起吶喊的感覺,卻是我們實驗室怎麼樣也切不斷的感情聯繫。


        當然,除了帶頭"玩"之外,老師認真嚴謹的研究態度也深深的影響著我們,除了paper都可以在很好的conference或journal發表外,更建立了我們對作研究的信心與樂趣。真的很感謝老師以及實驗室夥伴們的幫助,在你們的扶持鼓勵下,我才能很大聲說,我拿到了博士學位。


    很快的,我就要離開這裡去東華大學任教了,我將會有一些學生以及一間實驗室,希望我的實驗室也能像這裡的一樣,充滿了溫馨與笑語。

官陵 于 2001/6/27
  

Top

 

浩浩(許志浩)的畢業感言:

 
        即將要離開清大這個美麗的校園,心裡真的有點捨不得,在清大已經待了整整六個年頭了,覺得清大真的是一個很適合讀書和作研究的地方,優良的師資以及齊全的設施提供給我們良好的學習環境,清幽的環境隔絕了外界的紛紛擾擾,使得我們能夠心無旁騖專心地在這裡求學,真是慶幸自己能夠在如此的環境下求學,然而,現在就要離開這樣一個美麗的地方,心中不免有所感傷,校園內的一草一木歷歷在眼前,師長及同學們的教導與鼓勵我永遠銘記在心中,謝謝大家和我共度這一段美好的時光。


        更慶幸的是我能在進入這個實驗室和大家一起作研究,優良的電腦配備,豐富的圖書雜誌以及融洽的研究生活使我能夠專心地作研究,學長姐的認真教導讓我從一開始的茫然無知,到現在我也能夠做出屬於自己的東西,真的很感謝學長姐這麼不厭倦地指導我作研究的方法,也謝謝我的同伴們Andro, Jesse, Maggie 以及 Yining 這裡兩年來的幫助,我們從兩年前的彼此陌生,到現在的嬉笑怒罵,相互扶持,謝謝你們陪我走過了這兩年辛苦而又快樂的研究生活,同時也謝謝學弟妹的協助,使我能專心做好自己的研究,真的很感謝實驗室每一個人的幫助。


        當然最要感謝的還是老師了,謝謝老師這兩年來的指導與照顧,雖然我有些事情沒有作得很好讓老師煩心了,但是老師還是能夠不厭其煩地給我教導與鼓勵,在這兩年裡,我真的從老師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我相信這些東西對我以後不管是求學或是工作都有很大的幫助,真的很感謝老師。
 

Top

 

Andro(李玄杰)的畢業感言:

 

 畢業感言


李玄杰2001 6/23

        時間過的真快,上一屆的研二為著論文努力的景象,還栩栩如生地留在腦海裡面,轉眼間,自己竟然也順利地畢業了。回想當初,意外的在清華的榜單發現自己的名字,高興之餘,又趕緊在網路上查詢起清華教授的資料,找尋理想中的指導教授。老師那時候出國,沒有見過面,單靠著通信與老師聯繫,互相都有點冒險的,老師最後答應收我為學生。到了今天,回顧過程,雖然偶有波折,但我很欣慰的說:我沒有後悔當初的決定。(希望老師也沒有才好)


        當初我因為車禍手術,開學了才來到研究室,猶記得第一天,阿勳和Karlon就主動地表示關心,不厭其煩地回答了我很多問題,沒有多久,我就從一開始坐在位置上感到如坐針氈的情形,變成了可以和大家打成一片。記得研一的時候,吃飯時間經常是全體總動員,浩浩蕩蕩地前往餐廳用餐,大家一邊輕鬆地走路,一邊交換生活的點滴與研究的進展,非常的熱鬧而有人情味(現在還是會,不過規模比較小一點:P)。我深深感受到,我們的氣氛融洽不是一個空談,同學和老師真的常會彼此付出關心、互相幫助,雖然研究生不像大學生一樣可以認識很多的朋友,但我覺得在研究室認識的這些同學,都是真誠相待的好朋友。


        研一的時候重心還是擺在修課,直到進入了研二,全心全意投入研究,才比較有身為「研究生」的感覺。研究過程並不能說十分順暢,早期的摸索與嘗試,有發明了一些東西,但並不足以導向有可看性的成果。還記得到了去年年終,我才確認了不能只在以前的semantic concept中打轉,還得要跳出來找到更大的格局。不可諱言,與老師和學長溝通意見的過程是辛苦的 :P,老師和學長一直試圖告訴我什麼,但我自己卻常會另有所堅持,不過隨著日子過去,我也在聽取別人的意見和堅持自己的作法之間,比較能找到一個平衡點。而另外一個困難則是,如何把我想做的東西傳達給別人知道、並說服別人。我的研究性質和別的同學不同,不是一個明確可驗證可衡量的東西,我沒辦法舉出漂亮的數據去說服別人,而semantic本身又有太多不同的觀點和模稜兩可之處,在很多地方連我自己都不敢信誓旦旦地說我的做法絕對是優秀的,也因此常會和老師同學們有意見相左的狀況。不過一路走到了今天,我總算可以對自己說:雖然我沒有百分之百的解決了這個問題,不過我已經試圖去解,而且有了一些還可以一提的成果。我想這與獲得畢業證書,都同樣地讓我感到高興。


        如今,就要告別老師,邁向下個旅程,我很感謝老師曾經給予我的指導與幫助,也很感謝一起研究的同學們。希望在未來的人生,我能不辜負自己與老師的期望。最後,要祝老師身體健康、研究工作蒸蒸日上!

Top

 

 

 

2002年畢業: Wennew | Peiyi | Cindy | Kevin

Wennew(謝文雯)的畢業感言:

 

  只有在停下腳步回頭看的時候,才會發現身後留下了許多深深淺淺的足跡。

進清華的兩個年頭,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在這裡的第一年,生活重心著重在修課以及論文的涉獵上,雖然偶爾也會偷偷懶,或是因為其他的生活瑣事怠忽了研究的進度,不過大致上來說都還是忙碌而充實。從步入研二開始,有了畢業論文的壓力,就像是落入了一場辛苦的長期抗戰,加上確定題目的時間稍晚,一路有著且戰且走的感覺,跌跌撞撞,或許以結果來看,有著一個不大不小的成果我自己覺得非常高興,只是偶爾還是會有著「可以更好」的遺憾。我想,過程中的這些缺失都是很好的學習經驗,對未來的研究、時間的管理、甚至是增進自己心態上調適能力都有很大的幫助。當然在完成論文的過程中接受了實驗室裡很多人的幫助,不論是學長、同學還是學弟,我想這跟我們實驗室的風氣有很大的關係,既有的傳統讓這裡的氣氛自然而然地很融洽、溫馨,在辛苦的時候會有大家的鼓勵,難敖的時刻也就會順利撐過去了,決定選擇繼續留下來,喜歡這個環境也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對於未來,我其實沒有計畫太多,想要留下來,也只是單純的喜歡想想問題,想想解法,看看paper,知道目前最先進的技術都朝哪個方向前進,或是世界上其他的人在同樣的時間有著什麼樣的成果。每個人成就自己、證明自己的方法都不一樣,我想我為自己立了一個較遠的目標,然後試著去達成,博班所應該受的訓練有許多也是目前我較為缺乏的,希望在未來我可以努力的培養這些能力,在各方面都能更上一層樓。


Top

Peiyi(陳珮宜)的畢業感言:

 


畢業了,有點不太真實的感覺,終是要離開待了六年的清華。

從大三的專題生到現在,在清華的六年中,有一半的日子都跟這個實驗室息息相關。老師的指導,學長姐們的提攜指引以及跟同學、學弟間的討論都讓我收穫良多。老師對學術的執著以及嚴謹的態度影響了我很多,讓我從之前的專題到後來的paper及論文都不敢馬虎,期許自己能夠盡力作的好,在生活態度上也積極許多,這也是除了學業上的學習外,另一項大收穫吧 :)

趕論文的日子,應該是在清華這幾年中壓力最大、最枯燥、卻也最值得紀念的一段日子吧。從決定了題目方向,對題目作survey,到一步步的想方法、寫程式、跑實驗、寫論文,看到自己最後寫好的論文,雖然總有不盡完美之處,還是很開心很滿足。喜歡那種天馬行空的亂想,然後將想法付諸實現,完整的作出來一篇論文的感覺。小組meeting對我的幫助很大,雖然每個星期都在絞盡腦汁的生進度,備感壓力,可是在討論的過程中可以有更多不一樣的想法,腦力激盪之後會讓自己更有動力。謝謝Video小組- Edgar,WenWen以及Joshua,特別是Edgar學長的指導及修改論文,真的收穫良多。還有其他學長學弟們的鼓勵及指教,同學之間的相互討論及加油,讓我在壓力很大時,可以感受到周圍的關心及支持。還有謝謝老師的指導,還記得在趕paper deadline的那段時間,真是辛苦老師了!

穿到了嚮往已久的碩士披肩,真好!

清華真的是一個很適合唸書做研究的地方,同時也覺得很幸運的我選擇了MAKE實驗室,讓我過了很充實的這幾年 :)

    

Top

 

Cindy(沈詩馨)的畢業感言:

 

        兩年的時間真的好快,總覺得還沒好好領略清華的美,轉眼間就要跟她說再見了。在清華念研究所的這兩年,改變最多的我想就是我的學習態度,以前高中、大學一路念上來幾乎都是老師教什麼就吸收什麼,很少有自己的想法。念研究所訓練我除了學習最新的知識之外,還有創新、啟發新的想法,這種過程雖然歷經重重困難,但卻充滿樂趣與成就感。
我覺得我很幸運,進入一個品質很高而且研究方向又符合我的興趣的實驗室,還有一個態度認真又追求完美的老師帶領我們,這一趟學習之旅真的十分豐富又多采多姿。我自認為自己是個領悟力比較慢的人,一開始抓不到音樂語意方面的重點,一直在傳統音樂的表達方式上打轉,後來經由老師的提醒,我才知道要拋開傳統的束縛,天馬行空發揮想像力,才漸漸地有了初步的模型。之後,雖然遇到各式各樣不同的問題,甚至跨越到「mining」的領域,但在許多學長姐的指導與建議下,總算完成了在音樂語意方面的研究,真的十分感謝老師以及學長姐們給我的指導。尤其是宜鴻學長,在最後的兩個月中,不斷提供我意見以及修改論文。在這段過程中,我想受益最多的就是我自己了,從兩年前,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讀懂一篇論文,到現在完成自己的論文,經過這樣的學習與訓練,我想在未來不管是工作上或是再繼續進修都有很大的幫助。
除了研究之外,我們實驗室平常相處融洽,大家會一起去吃飯、打球,那股凝聚力,我想是其他實驗室所無法望其項背的。而且我覺得收穫最多的是,認識了一群真心待人的好朋友,實驗室不是一個冷冰冰擺電腦的教室而已,裡面還有熱心又親切的夥伴們,感謝你們陪伴的這兩年,讓我的研究生涯充滿樂趣與關心,最要感謝的當然是老師了,謝謝老師兩年來的指導,以及對我的包容與關心!最後,祝老師以及整個實驗室未來的研究成果越來越豐碩!!!

Cindy 于 2002/7/10
  

Top

 

Kevin(林長榮)的畢業感言:

 
        研究所兩年的生活一下就過去了.這幾天跟大學同學見面,聊到一些過去的生活與最近的生活,才覺得真的老了.

對我個人來說,這兩年成長很多,不論在生活上或在學業上.生活上遭遇了一些以前很少遇到的事情,在一次一次的過程中,體驗學習了很多經驗.在學業上,也認清了自己的目標.在大學的時候,很少想到這樣的事情,等考上研究所開始思考,漸漸的認知到自己的能力與興趣,當然在實驗室的兩年裡讓我獲得的心得是最多的.

對於老師,我覺得讓我印象最深而且會作為榜樣的是對事情認真的態度,不論在研究上或生活上.其實我以往一直欠缺這樣的精神,不過在這兩年中,了解到唯有對事情認真,才能學習到東西,才更有機會有好的結果.老實說,我在研究上,不是個好的研究者,但是這樣的精神,我會記住並且應用到未來的生活與事業上.

至於實驗室,從剛進來到現在就一直很喜歡實驗室的氣氛.輕鬆快樂但又不失嚴謹.學長姐與弟妹的相處都非常和樂,大家還會一起活動打球,這一直是我同學羨慕的地方.希望這樣的環境能繼續持續下去,讓未來的學弟妹都能感受這樣的活力與研究.

至於實驗室的未來,今年由於Alien學長畢業加上永禎的離開,在音樂組方面有點青黃不接而且人手不足.接下來,寧漢跟jesse學長都有一年經驗了,應該會比較有進展一些了.至於其他部分,有兩位博班生力軍的加入,再加上今年活力充足的學弟,我們的前途充滿了希望 :>

至於自己嘛,先服完國防役吧,之後希望能出國多學一些.希望能在未來有更好的表現.

最後謝謝老師兩年來的指導,也謝謝實驗室的學長姐與學弟,讓我這兩年的學習到很多.
祝老師,家人與實驗室
身體健康,研究順利.

學生 長榮


 

Top

 

2003年畢業: Ansel | Bevis | Eddie | Joshua

Bevis(曾泳舜 )的畢業感言:

 
        一轉眼,就要告別兩年的碩士生涯了,除了開心之外,竟有著意外的不捨。

在清華這兩年,感受最深的就是整個校園學術氣息的濃厚,改變了我過去的學習態度。過去在面臨問題時,總是希望有人能夠幫我解惑,不懂得自行尋找解決之道,但在清華,我完全體會到,身為一個讀書人應有的學習態度,就是在面臨各種問題時,應該主動出擊,從各種不同的角度思考,並積極與他人討論;才能了解問題的根本、發現問題的弱點,並迎刃而解。

初次來到MAKE實驗室,給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這是一間很注重「研究」的實驗室。每個禮拜有Group Meeting,除了可以將值得探討的論文在這裡提出來跟大家討論,也可以學習到如何將別人的研究成果,在短短的時間內,讓眾人了解,並提出自己的看法。另外各小組也有的Progress Meeting,可以針對每個小組的研究方向,作更深入的探討。唯有在這種環境下生活兩年,才能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做研究」。從meeting以及自己的survey中,找出研究問題的方向,並提出想法跟大家極積討論,方能一步一步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此外,透過實驗及論文的寫作,才能驗證方法的可行性並將研究成果完完整整地記錄下來。

在這裡,我必須感謝Music組的組頭-Greg跟Jesse學長以及Music組的小嘍嘍們-Ryan、Jie、Jenny及Morven,極積參與我論文的討論,特別是Greg學長跟Jesse學長給我很多寶貴的意見,並在口試的準備及論文的寫作上,幫我將想法表達的更清楚。另外,要感謝Joshua、Ansel、Eddie跟Tank!這些的日子裡,我們共享著同一份甘苦,在我最灰心的時候,你們給我最大的鼓舞、讓我有信心繼續向前邁進。此外,感謝其他學長姐們,在我們面臨龐大的口試壓力時,所給予的幫助,讓我們在口試委員面前,能更有自信地展現研究的成果。最後,最感激的就是我們的老師,在您的指導及帶領下,我們MAKE實驗室,才能一直發光發熱,永遠都充滿著熱情及活力!!

再會了!清華及我愛的實驗室同仁們!!謝謝你們帶給我兩年珍貴的回憶。

Bevis于 2003/7/2

 

Top

 

Joshua(簡敏紘)的畢業感言:

 
        『How time flies!』嗯,終於要畢業了!

今年,在這鳳凰花開的時節,終於將踏上另一種生活,離開這長達18年的學生生涯。之前,總是聽別人說:『當學生是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光』。現在,自己心中,亦有這樣子的感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捨心境。

在清大資工所的這兩年,學了很多、成長了很多,若要一些話來總結這兩年來的學習,並不容易。但肯定的是,兩年前進入了Make Lab,是一個很幸運也是正確的決擇。

在老師身體力行的教導下,研究風氣盛行,始終是我們實驗室與眾不同之處。而在做研究的過程中,我漸漸培養了一份獨立思考的能力、學會了如何解決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總會有很多面;從不同的角度來解讀,很可能也會有不同的答案
;在努力的過程中,亦會發現許多弔詭之處,或許是自己最不清楚或最困難的地方;然而透過不斷地思考、討論與整合,一步一腳印地為自己研究的價值打下基礎;一番夙夜匪懈後,自己的論文終於產生,這真是一段非常不容易的過程。

這兩年來,存在著酸甜苦辣的感覺與回憶,但最終留在心坎裡的,還是只有『感謝』兩字。首先,得感謝老師這兩年來的指導,雖然學生添了不少煩惱,但您總是秉持著一股教學的熱誠,在學術研究這條路上,不斷地給與我們鼓勵與加油,真得很感謝您的用心。另外,也得謝謝實驗室的學長姐和學弟妹們,每次都願意撥出時間與我們共同討論研究上的疑難雜症,尤其是felix學長、edgar學長和wenwen學姐。當然,也得謝謝嘉雄、家明和泳舜,你們是陪伴我最久的研究伙伴,更感謝這兩年來的互相幫忙與打氣。

最後,也想對親愛的老爸、老媽和弟弟妹妹妹說:『我愛你們,你們一直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精神支柱』。

學生 敏紘 于清華 2003


 

Top

 

Eddie(李嘉雄)的畢業感言: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兩年算是一段不短的時光,但是剛進到我們實驗室時的那些情景似乎還是歷歷在目!
在實驗室的兩年裡,我覺得自己成長了很多,在生活上,和老師、學長姐、同學、與學弟妹的相處裡,讓我體驗到了和以往有所不同的人際關係,因為在過去的學習環境裡,班上的同學大部分都是只有在上課時間共同相處,彼此間的關係不是非常密切,感覺上就像是朋友,而在實驗室裡,大家會一起討論、開會、吃飯、打球,所以在生活上的交集是非常密切的,感覺上好比是一個大家庭一樣,大家的相處很親近、很融洽,也因此讓我覺得自己在與人相處的態度與習慣上有所成長。
同時在學業上我也覺得自己進步了很多,一開始在看別人的論文時,總是不太容易看懂別人的作法,到現在可以較快掌握別人的重點,還有在報告別人的方法、上台的表現、討論的進行、與論文的研究與撰寫,也都在這兩年裡的實驗室生活裡學習了許多,在此要感謝老師、學長姐、同學、與學弟妹,謝謝大家的參與、指教,才能讓我有這樣的進步。
而老師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應該就是老師認真與執著的這股精神了,在大家的開會討論與老師的上課中,我總是能感受到老師是非常認真地在做每一件事;而在老師的談話與對我們作研究的指導中,更讓我覺得老師對學術真的是有一份很了不起的執著;我想這兩種態度都是非常好的,謝謝老師以身作則地教導了我這些,我也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像老師一樣認真、執著的人。

祝老師與實驗室大家
身體健康,研究順利

學生 嘉雄

 

Top

 

Ansel(江家明)的畢業感言:

 
        「在此處我看到了學術之美。」

兩年來的晨光倏乎即逝。總覺得這兩年的時光短暫得像是三兩日,昨日彷彿才是跟Felix學長請教哪些是適合初學者的論文,今日就已完成了屬於自己的研究。總覺得自己好像少了些什麼卻更多了些什麼,卻又說不上。

當然,首先我得誠心地感謝老師,雖然有些流於俗套,但我真覺得如果我們未來能卓爾有成,老師所給予我們的執著必然是其中的關鍵。謝謝老師的指導-不論是學術以內或者是知識以外的部分。此外,還須感謝老師的耐心,因我們深切地瞭解我們的頑劣與駑鈍。

雖然已經顯得有些絮叨,但我還是要向Felix學長表達我的感謝。不論是論文的催生或者是撰寫上,學長都花費了相當多心思並給予許多中肯的建議與指導。我得感謝學長。

理所當然,免不了得感謝嘉雄、敏紘與泳舜同學,尤其是你們常耗費光陰與我切磋琢磨、焚膏繼晷而無絲毫怠惰。感謝你們。最後,我得感謝實驗室的同仁,不論是WenWen學姐、Edgar學長、Jesse學長、Ken學長和Lance學長,以及等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的的諸位同仁們,我都得誠摯地感謝你們,無論我是否一時想不起你們的名字。

除此之外,出於本人的要求,我還得感謝Tank學弟,他在球場的不輸黑人球員的奮戰精神是永遠值得我敬佩的。

最初也是最後,我必須感謝我的家人。沒有他們,絕對不會有今日的我。儘管過於客套,但是我還是得感謝老師及實驗室各位同仁,不單於紙筆之上,更在五內之中。

學生 家明


 

Top

 

Long-term-student Eva

Eva:

 

        
Eva Chen
English Honors
Mrs. Holland
April 2, 2000


Fifteen Years with My Father:
Afterthoughts on Tuesdays with Morrie
"We all need teachers in our lives." -Mitch Albom "You must read this book; you will learn from it," my father
told me. He was holding out his copy of Tuesdays with Morrie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I looked at the little book, surprised. It wasn't adorned with numerous golden medals, nor did I recognize the author, Mitch Albom. My father is a picky reader; books without awards or a respected author are usually screened out and ignored. What made the outwardly plain, dowdy book so special?
Months later, I was browsing through the variety of books at Eslite, trying to find books to read. As I passed a shelf, the word "Morrie" flashed by out of the corner of my eye. I had found Tuesdays with Morrie, sitting placidly among numerous other books. On an impulse, I bought it.
The book was like those wine-filled chocolates; unimpressive on the outside, but filling one's being with unexpected warmth. It was about Albom's last fourteen "classes" with his dying professor, Morrie Schwartz. "The class met on Tuesdays. . .The subject was The Meaning of Life. It was taught from experience. . .No books were required, yet many topics were covered, including love, work, community, family, aging, forgiveness, and, finally, death."
As I read the book, it struck me how similar Morrie's personality, life, and philosophy was with my own father's. For starters, they were both professors. Both loved music. Both loved to dance. Both believed in the importance of love, the importance of learning, the importance of living life to the fullest.
My father has always been the closest person to me. Throughout my life he has guided me, and I am eternally grateful to him for caring so much for me. Tuesdays with Morrie reminded me to appreciate the little everyday lessons my father taught me, and to never forget them as long as I live.

My Favorite Tuesday: The Eighth Tuesday-Talking about Money
Morrie: "Money is not a substitute for tenderness, and power is
not a substitute for tenderness."
We've got a form of brainwashing going on in our country. . .Owning things is good. More money is good. More property is good. More commercialism is good. More is good. . .[people have] no perspective on what's really important anymore.
My father, as mentioned before, is a professor. Most of my classmates' parents work in the Science Park, and many of them earn a lot of money each day, much more than a mere professor. "But I feel I am richer, in many other ways," my father once told me. "My life isn't as hurried and nerve-wracking as that of a businessman's. I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getting sacked because of the stock market or because my boss doesn't like me. As a teacher, I am my own boss. Best of all, I love what I do. There is no better occupation than that of a teacher."
I deem myself lucky for having a teacher for a father. In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society, teachers are valued due to Confucian influence. Because of this, our family has always been respected in Taiwan. My childhood was enjoyed in the peaceful and healthy environment of university campuses; I knew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education from a very early age. We did not have as much money as my friends' families did, but that never really bothered me as a child. Instead of electronic games and expensive houses and new cars, we had love and learning in our house. My father taught me how to care for others, how to be humble and courteous, and how to love learning itself. Our money was invested mostly in books, and I learned to love reading as soon as I mastered my ABC's and Chinese "ㄅㄆㄇ's".
My father and I often had little private discussions. We'd share with each other our afterthoughts on the books we read, everyday problems, ideas and opinions on world events, and more. We'd never talk about ways to earn money/power and other nonsense like that. I learned much more through our discussions than through anything else; with my "Morrie," everyday was a "Tuesday," another opportunity to learn even more about life.

The Professor: Morrie's Early Years
Morrie's mother had died when he was a small child. His stepmother taught him how to love and care. "Morrie took comfort in her soothing voice, her school lessons, her strong character. . .Morrie's love for education was hatched in her arms."
My grandmother died when my father was twenty-nine, a graduate student at USC. He said that his greatest regret was staying in America and not going back to visit her more.
She never had a really good life. My grandfather was an oddball in his business-oriented family. He was an elementary principal. My great-grandfather's two other sons managed the family's lumber factory, and they got rich. Every Chinese New Year, the two sons would bring their prettily dressed wives home, and expect my grandmother, also a guest, to cook up the New Year feast for them. Throughout her life she was blamed for being poor, as if grandfather becoming a principal was her fault. Despite her hardships, though, my grandmother never took her frustration out on her children; my father grew up surrounded by his mother's love.
My father goes to her grave as often as he can, to visit his mother. We have a small wooden plaque for her in my house, and my father burns an incense stick for her everyday. Occasionally he speaks of her, and sometimes he cries as he shares with us fuzzy childhood stories.
The Chinese, also due to Confucius, value filial piety. But how does one repay all the love and care one's parents shower one with? I especially do not know how to thank my father, who hatched my love for learning. I hope the day my father ceases to be a pillar will never come. Perhaps it never will. "A teacher affects eternity; he can never tell where his influence stops," wrote Henry Adams. I believe that is true. Even after my father is gone, his influence on all his students, including me, will last and hopefully continue to affect other people. After all, as Morrie tells us, "Death ends a life, not a relationship."
At the end of the book, Albom asks us, "Have you ever really had a teacher? One who saw you as a raw but precious thing, a jewel that, with wisdom, could be polished to a proud shine?"
As I read the words, I smiled, and thought, Yes.

Top